来自 科技 2020-02-07 06:05 的文章

这位57岁的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医疗组长、陆军特

  “爷爷,给您3个棒棒糖,一个在去的飞机上吃,一个下飞机吃,留一个在回来的飞机上吃。”1月24日,农历除夕,下午5点多,正在与家人包饺子的曹国强手上还粘着面,就接到集结命令。

  听到小孙女的话,曹国强心里酸酸的。但他没有丝毫犹疑,这位57岁的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医疗组长、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专家受命出征,“你看,小孙女都为我们打胜仗做‘保障工作’,我们肯定打赢。”

  每天清晨,武汉天还没亮,曹国强就已经向他的抗疫“战位”——金银潭医院综合楼四楼病区进发。

  从营地通往医院的路,不长。路上,他会把每个病人的情况在脑海里过一遍,也只有这段时间才是他最佳的思考时间。一到“战位”,要查房,与交接班的医生汇总病人情况,制定当天的诊治方案,检查指导下级医生下达医嘱,一天的诊治任务结束时,往往是晚上9点以后。曹国强的一天,被污染区查房、半污染区指导、清洁区讨论和随时抢救等工作牢牢填满。

  1月27日晚上9点多,曹国强刚忙完一天的诊治任务、踏进营地的房门,就接到抢救的电话。他转头就往医院跑,边跑边指挥医生护士处理病情,病人的情况他太熟悉了,新型冠状病毒本来就令人头疼,病人还有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。换上防护服,曹国强带领医护人员奋力抢救,及时调整治疗方案,终于使病人生命体征恢复平稳。完成抢救走出医院时,已近深夜12点。

  每个病人的心跳、血压、进食乃至精神状态,曹国强都要掌握、分析,下级医生下达的每个医嘱他都要细细过目。他知道,自己的每一次确认、每一个决策都关乎生命,不能有丝毫闪失。

  曹国强的辛劳,身边的年轻战友看在眼里,“你也是准老爷子,不能和我们年轻人拼体力”,他们用这样戏谑的方式劝曹国强多休息。他却回:“一个战壕哪有老幼,冲锋路上不分年龄,我是老党员,身体比你们皮实,更应该给你们做表率。”

  “其实,我们也是凡胎肉身,也知道艰难危险。但有亲人支持惦记、后方战友加油鼓劲,想到他们,想到使命,劳累的感觉一闪即逝。”曹国强说。

  救死扶伤之外,曹国强还关照着医疗队的每一位队员。1月28日,医疗队队员谭琼下夜班回到营地后,由于体力透支,出现身体严重不适并伴有剧烈咳嗽。那一刻,谭琼以为自己被感染了,几近崩溃。来不及穿戴防护服,曹国强直接来到谭琼身边,此刻听诊器还在医院,他没有多想,直接用裸耳在背上为谭琼听肺音。当听到谭琼双肺清楚的肺音,曹国强放心了。他回到住处拿来自己准备的药品给谭琼,并做好心理疏导工作。

  事后,有战友听了曹国强的这个举动都很后怕。曹国强说:“看着她那焦急和无助的样子,我也没想那么多”。他说自己年轻时在云南前线,对“愿意为战友挡子弹”这句话有深刻的理解。

  “谢谢曹教授,昨晚上的夜班,刚睡着了。我觉得好多了,咳嗽少了,不适感也减轻了很多。太感谢您及各位领导的关心!您在可能感染的情况下,裸耳直接给我听肺音,还把自己的药拿给我吃,太感动了!您及各位领导、各位战友就是我的亲人,让我感觉到家的温暖!我要赶快好起来,迅速与你们一起投入工作!”这是谭琼后来发给曹国强的微信。敢打敢拼、为战友敢于担当一切,人民军医的斗志和精神感动着身边的每个人。

  曹国强为战友“裸耳听肺音”的事迹被组织知晓后,他甚至被“任命”为医疗队135名队员的队医,成为“医生的医生”。

  每天接近14个小时的抗疫,有疲惫,更有旺盛的战斗力。曹国强说,出征时送他的还有和他年龄相近的其他科室主任,他们也都向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党委写了请战书,参加医疗队的愿望都很强烈。“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出征,祝福我们的同时,流露出羡慕的眼光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是呼吸道传染病,我是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军医,理应冲在最前头。”